峨眉山是普贤菩萨的道场,普贤菩萨以“十大愿”在大乘佛教中占有主导地位。“十大愿”中,“随喜功德”“广修供养”等体现着佛教的慈善精神,是峨眉山佛教慈善理念形成的根本。“随喜功德”,要求佛教徒多帮助别人,他人做功德善事时要发欢喜心,而不是讥笑和嫉妒他人的善行。见他人行善,自己也会生起善念;见他人欢喜,自己也会得到欢喜。《普贤菩萨行愿品》云:

  善男子,言随喜功德者,所有尽法界、虚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刹极微尘数诸佛如来,从初发心,为一切智,勤修福聚,不惜身命,经不可说不可说佛刹极微尘数劫,一一劫中,舍不可说不可说佛刹极微尘数头目手足,如是一切难行苦行,圆满种种波罗蜜门,证入种种菩萨智地,成就诸佛无上菩提及般涅槃,分布舍利,所有善根,我皆随喜。及彼十方一切世界,六趣四生,一切种类,所有功德,乃至一尘,我皆随喜。十方三世一切声闻,及辟支佛,有学无学,所有功德,我皆随喜。一切菩萨所修无量难行苦行,志求无上正等菩提,广大功德,我皆随喜。
  当看到别人行善时,生起欢喜心,赞叹他人,这就是“爱心”。光有爱心还不够,还要“广修供养”。 《普贤菩萨行愿品》云:
  善男子!言广修供养者,所有尽法界、虚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刹极微尘中,一一各有一切世界极微尘数佛;一一佛所,种种菩萨海会围绕。我以普贤行愿力故,起深信解,现前知见。悉以上妙诸供养具,而为供养。所谓:华云、鬘云、天音乐云、天伞盖云,天衣服云,天种种香:涂香、烧香、末香,如是等云,一一量如须弥山王。燃种种灯:酥灯、油灯、诸香油灯。一一灯柱,如须弥山;一一灯油,如大海水。以如是等诸供养具,常为供养。善男子!诸供养中,法供养最。所谓:如说修行供养、利益众生供养、摄受众生供养、代众生苦供养、勤修善根供养、不舍菩萨业供养、不离菩提心供养。善男子!如前供养无量功德,比法供养一念功德,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俱胝那由他分、迦罗分、算分、数分、喻分、优波尼沙陀分,亦不及一。何以故?以诸如来尊重法故;以如说行,出生诸佛故。若诸菩萨行法供养,则得成就供养如来。如是修行,是真供养故。此广大最胜供养,虚空界尽,众生界尽,众生业尽,众生烦恼尽,我供乃尽;而虚空界,乃至烦恼不可尽故,我此供养亦无有尽。念念相续,无有间断;身语意业,无有疲厌。
  “广修供养”即广泛修习供养,没有尊卑之分,没有亲疏之别,不仅要供养诸佛菩萨,还要供养世间一切众生。换句话说,佛教徒应该用慈悲心去帮助众生、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慈善事业是一种有益于社会与人群的社会公益事业,对社会中遇到灾难或不幸之人不求回报地实施救助,这与“广修供养”的要求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峨眉山从佛教传入到现在,普贤“十大愿”一直是历代法师参悟佛法、普度众生的精神基要,也是峨眉山佛教慈善事业的基要。
  峨眉山有《志》起于宋代,但均亡佚。现存山志,以蒋超《峨眉山志》与许止净《峨眉山志》最为流行。前者重在志山,后者重在志佛,各有侧重。有关民国以前峨眉山佛教慈善事迹的记载,主要见于这两种版本的《峨眉山志》。
  (一)注重环保
  峨眉山历代高僧以一种佛教徒本有的敬畏精神,努力维系和改善着峨眉山的自然环境,形成了一套带有佛教特色的环保技术。明时,别传禅师曾按《法华经》文在白龙洞周围“手栽楠树二里,共六万九千七百七十七株,每种一树辄礼法华经一字”,后人称为“古德林”。清时,寂玩法师在伏虎寺前后左右“广栽杉楠柏树,准《法华经》,一字一株”,后人称为“布金林”。峨眉山许多高僧都曾以带有佛教仪式性质的方式,保护着峨眉山良好的自然环境。这是峨眉山佛教慈善环保理念的朴素体现,也是峨眉山得以被联合国纳入自然遗产名录的根本保证。
  (二)施诊救人
  关于民国以前峨眉山佛教慈善事迹,记载最多的就是施诊救人。如果说“抄集医方,疗诸疾苦”的宝彖“风播岷峨”之“峨”还不能肯定就是峨眉山,那宋代的茂真和尚则是百分之百的峨眉山僧,以其重兴六寺的功德而为峨眉山重要的祖师之一。茂真和尚精通医术,经常采集峨眉山草药为人治病。太平兴国年间(976~984年),峨眉山区天花(人称“痘瘟病”)流行,导致许多患儿死亡和致残。茂真和尚根据自己的医学知识和医疗经验,经过潜心研究,最后用痘痂皮作疫苗吹入患者鼻孔,起到了免疫的作用。吴谦《医宗金鉴》称:“宋真宗时,峨眉山有神人出,为丞相王旦之子种痘而愈,遂传于世。”所谓“峨眉山神人”,即是茂真和尚;所谓“种痘而愈”,则是发明的吹疫苗入鼻之法。
  类似的施诊救人事迹,还有明代的无暇禅师:
  明无瑕禅师,蜀资县人,蓥华惠堂禅师法嗣。居圣灯峰,虎豹远避。有病者,取顶帽数繻,丸之令服,立效。万历(1573~1620年)初,预定时日,说偈坐化,有塔铭。
  《无瑕禅师塔铭》记载更为详细:
  无瑕禅师,名广玉,资县人,生面沉静古朴。年三十余,遇异人,遂别家,至大足县宝顶寺,祝发受戒。……由是名振四远,沙门从方外来者,咸顶礼事师,檀越为之创寺,名曰雷音。娄百里内,向风虔拜,不问老幼贤愚。有病者手为抚摩,或取顶帽敝繻,丸之令服,无不立效焉。……是诚得道也与哉。
  “取顶帽敝繻,丸之令服”当是神话,“敝繻”一不可为药,二不可能“立效”。正确的解释,应该是其帽顶经常备有常用药料,可以方便取用,团丸治病。
  清末,峨眉山有仁恒上人,以推拿疗法为人治病,“不素酬报”:
  仁恒上人者,峨眉千佛顶老僧也,不详其姓氏和生辰年月。……上人朴实敦厚,神识爽朗,平日不禅不诵,惟以“推拿疗法”为人治百病,经其所治者,靡不释手而愈。其法不用药物,器械,独运其掌理其筋骨脉气,如治水之道,在其收治畅导,以免雍窒之患。
  上人求治者,但询其病因病势外不及其它,不拘男妇老幼,不择时地,姓名也不问,所谓来者不拒,治无不愈也。人与之言则谈笑风生,雅俗不禁,出言鄙俚而达人情,不与交言则沉默如泥塑。若值扭腰折股于道路者,急命坐村舍阶石上为之治疗,听大喝一声“起!负汝担当去”,立即平复如故。上人则扶杖而云,不少回顾。患者感激殷切追而礼谢之,亦不应也。且不素酬报,给之亦不拒。
  佛教高僧大德免费为贫者送医送药,让他们摆脱病痛折磨之苦,就内里讲是一种佛教修行的方便法门,就外在讲则是一种佛教慈善救助的社会表现。
  (三)慈悲济世
  明时,妙峰禅师不仅对峨眉山的寺院兴建居功甚著,而且对修桥铺路、舍药施茶等善举亦颇上心。其奉慈圣皇太后之命建造芦芽华严寺后,“自此建丛林,修桥梁,铺山路者,二十余年”,“建接待院为往来息肩之所,又于龙泉关外忍草石建茶庵,敕赐惠济院舍药施茶”。无穷禅师,四川铜梁人,俗姓田,名真法,三十七岁时到峨眉山出家为僧,今大佛禅院的前身大佛殿以及位于万年寺脚下的慈圣庵就是无穷禅师主持修建的。民间传说,无穷禅师后来转世为杨氏子。许止净《峨眉山志》卷八《蒋编志余》称:
   峨眉山无穷和尚,从师通天,一生苦行,汲水肩粮,忘身为众。迁化之后,人皆知其托生嘉定,为杨氏子,名展,字玉良。明季丁丑(1637年)武进士,毛洛镇副总兵。当甲申(1644年)、乙酉(1645年)之时,献逆鸱张,蹂躏蜀地。展率义勇,竭力抵敌,贼锋屡衄。展收拾残疆,赈济饥溺,不论缁白,户给米麦牛种若干。
  这当然不是信史,折射的却是峨眉山佛教一贯的扶危济困精神。
  清代重兴伏虎寺的贯之和尚,宋肄樟《贯之和尚塔铭》称:
  甲申蜀乱,(贯之)隐于铜河狮子山,结茅以居,接待禅客,坚修净业。师逆知大兵之后,必有凶年,躬率属众,垦耕积食。逮丙戌(1646年)、丁亥(1647年),果荐饥馑,斗米值金三十,市竞乏粜,转沟壑者无限。师尽出所贮,饭诸方大众,全活甚伙,毫无吝色,其先见而能博济如此。
  大灾之时贯之和尚“尽出所贮,饭诸方大众”,是峨眉山佛教慈悲济世精神的具体体现。得贯之和尚衣钵的可闻和尚,“于路旁竖立茶房,待行人饥餐渴饮”,也是一种扶危济困的善举。此类慈善布施,同现代慈善公益活动已经非常接近。
  总之,民国以前的峨眉山佛教慈善事业已经很有基础,其展开的环保、施医、济世等等活动,也是古代佛教慈善事业的主要活动。

(作者:佚名)